切换到宽版
  • 132阅读
  • 0回复

浅析法国电影贝利叶一家:法国人民对家庭与梦想对选择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姬紫云
 

方太燃气灶服务热线

      电影贝利叶一家是一部地道的法国电影,有浓郁的浪漫气息和喜剧色彩。但是电影的立足点是一个有听力障碍的家庭,由艾里克·拉提戈导演执导,露安妮·埃梅拉作为新晋实力派演员,凭借此片荣获第40届法国凯撒奖最佳新人奖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部电影讲述的是,一位阳光女孩宝拉,出生在一个父母和弟弟有听力障碍的家庭,由于只有宝拉拥有听力,所以全家人的生活和工作都需要她来协调,一家人生活在法国的一座小镇,生活恬静而幸福。生活的平静也会遇到波澜,宝拉一家就遇到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贝利叶夫妇在偶然间听到竞选市长的人,将在成功竞选后,在贝利叶家的农场附近改建工厂,贝利叶一家也将失去生活的基础,因为工厂不会招收听障的工人。因此,贝利叶决定竞选市长,改变全家人的命运,同时女儿宝拉在学校被老师发现了高音天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全家人筹备竞选市长,宝拉充当翻译,同时宝拉在学校的“二重奏”被老师提上了日程,一面是家庭的需要,一方面是未来的希望和爱情的诱惑,宝拉陷入了两难境地,老师的催促,父母发捣乱,宝拉务必要在两者之间选择其一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将从以下三个角度,分析贝利叶一家这部电影,认识家庭与梦想这道人生的选择题,父母与子女之间,是因为爱而放手还是因为爱而紧握?梦想与家庭或许可以统一起来。然后通过对家庭与自我的分析,得出生活的结论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电影的前半部分,情绪都是轻快和谐的。但危机往往在措不及防的时候走来,给一家人带来一些“惊喜”。敏感的母亲也注意到了政治家竞选市长,而突破口就是想要在自家农场附近修建工厂,这无疑是逼迫自己一家人失业。生活轻松久了就会出现被动的改变,这像是不变的规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贝利叶一家站在风口上,应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?贝利叶首当其冲表示自己将要参加竞选市长,只要自己成为了市长,就可以避免自己的利益被侵犯。这是幼稚的想法,不是对一个听障人士的歧视,而是他的出发点太小,无法感动到所有人为他们放弃自己的利益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摆在贝利叶一家面前只有两条路,一是接受现实,成为无业家庭;二是竞选市长,表达自己的述求,得一线希望。不管选择哪一条路,都不可能实现自己的想法,因为他们是与社会发展相背离,但也有改变的希望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宝拉配合一家人十几年,担任翻译,忍受孤独,默不作声,作为家人,这是义务吗?贝利叶一家确实是这样认为,因为他们在没有询问宝拉的前提下,直接将她安排进了自己的计划,宝拉也理所当然地为他们付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当宝拉想要去学校参加二重奏训练时,父亲正好需要手语翻译接受媒体采访。就算宝拉多次表达自己的述求,也没有得到一家人的同意,宝拉留下来来,但家人的态度也变了。接受采访时,贝利叶专门不认真回答,对记者轻蔑,对女儿爱答不理,活脱脱一个对自己不负责的孩子性格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一家人的面貌更加清晰,看似在宝拉的心里占据了优势,实际上用幽默讽刺的手法,给三位“听障”的家人贴上“幼稚”的标签。竞选市长只是一场闹剧,贝利叶一家人的形象更加的生动了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很多时候,我们将“对你更多的纵容,就是我爱你更多一些”视作真理,但事实却不是单向的选择,而是彼此的配合和对对方的成全。宝拉在成全家庭对她的要求,但这个问题家庭,总是忽视她的需求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宝拉一次大胆的尝试,抛下家庭去参加二重奏练习,同时安排自己的朋友来替代自己,成为家人的翻译。但是贝利叶一家对宝拉产生了更强烈的情绪,甚至像小孩子一样针对她。难道宝拉不爱这个家?肯定不是!而是这个家对宝拉的索取太多,连未来也想剥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可以确定的是,宝拉更爱这个家,这个家对宝拉是“另类”的爱。或者说不是爱,因为这个家对宝拉没有成全,只有一味索取,所以宝拉更爱这个家,而不是这个家更爱宝拉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即使如此,家人们都安静的“听”完了演出,贝利叶的冷静和宝拉的淡然,似乎是一家人感情最平淡的时刻。转机也在这个状态下产生了,难道家人被宝拉的歌声感动了?毕竟这是在充斥浪漫主义的法国,经过几个小时的思考,贝利叶终于想通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凌晨驱车前往巴黎,参加预选赛,可能这就是绝望之后的重生,希望的力量更加强大,宝拉的活力更加顽强。感动都是宝拉的,悲哀都是之前的,在短暂的情绪低谷,戏剧性的转变,成为了宝拉实现梦想的契机。不得不感叹喜剧的作用,将悲剧在绝境中转换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宝拉的高音特色是老师发现的,也成为了自我提升的一个机会。其貌不扬的宝拉,这辈子或许就这一个机会,是把握,还是与家人在一起埋没,成为了宝拉的终极思考,二者难道只能选择其中之一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宝拉尝试过兼顾两者,寻求朋友代替自己,就是自己做出的努力和尝试。但被不理解状况的家人拒绝了,宝拉就要放弃,但是在放弃梦想之前,她想要一个和舞台的告别,就是这个告别成为了宝拉梦想重燃的机会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因为她感动了父亲,父亲也感受到了宝拉对梦想的渴望。家庭的矛盾释然,宝拉终于在家庭的支持下,去追逐自己的梦想,而不用顾虑自己曾肩负的重担,因为她终将会离开,“听障”的家人也会独立生活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但两者之间很容易出现问题,矛盾会阻碍彼此的发展,生活中遇到此类问题应该怎样解决呢?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